星际最佳诚信-我是来打工旅行,而你是来度假的

星际最佳诚信-我是来打工旅行,而你是来度假的

星际最佳诚信,【导语】不写枯燥攻略,只给你旅行灵感。欢迎关注“liu小顺”公众号:lxslvxing(←长按复制),全中国最会讲“故事”的80后旅行作家刘小顺将持续提供最独特的环球旅行故事!

-"过去时"第六季:新西兰打工旅行-

【前文回顾】

过去时616|新西兰“法律规定”:做饭的不洗碗,洗碗的不做饭

【今日正文】

17、我来打工旅行,而你是来度假的

我是一个过于敏感的人,我总觉得自己和露露之间有些东西不太对劲,她有意无意地避着我,除了出门逛街会牵着或者挽着我的手,我其他所有进一步的举动都会被她毫不留情地挡开。

刚开始我以为露露还没适应新环境而导致情绪异常,就没往心里去。可是当我们第二天晚上躺在同一张床上,她却背对我刻意保持距离,如果我主动碰她,她会一次两次三次无数次地将我甩开,到最后我甚至有些恼火了,她依然不肯妥协,这让我心生纳闷,即便身体不舒服,可为什么连拥抱都不行?

这不是我想象中的样子,至少这不是正常男女朋友在一起时该有的样子。

“你没事吧?”我问。

“我没事,睡觉吧。”露露只是这样回答我。

接下来在奥克兰的时间,情况并没有好转,露露依旧理所当然地享受着我对她的服侍与照顾,她考虑的永远只是今天要去哪里玩,她要穿哪一套衣服,甚至没有问过一句我在新西兰打工旅行的状况。

摘猕猴桃的工作已经结束,而我的银行账户仍迟迟未收到工资,我去催工头tracy,她告诉我工资已经发下来了,让我再等等,最后两周没缴清的房租等我工资到账后再补,暂时不着急,见她居然主动破例让我推迟缴房租,我就没继续跟她争执。可我账户里仅剩的积蓄经不起折腾,马上就见底了,只好暂让露露先给我一些。

“不好意思啊,我也没想到工资到现在都没发。”我接过露露交给我的500纽币,抱歉地说道。

“没关系。”露露回应,“我来旅行本来就该我自己出钱。”

话虽这么说,但我的自尊心多少受了些损伤。露露的出现,如同在一场虚幻的美梦里撕开一道残忍的现实的口子,原本被暂时抛开的现实问题此时又多多少少浮出了冰山一角——对啊,我没钱,这在新西兰打工旅行不是一个问题,可是在现实生活中就是一个大问题,尤其是在露露这样的上海姑娘身上,我骨子里的自卑感开始作祟,而她似乎没有意识到我的窘迫,反而有意无意地将我们之间这种隐秘的裂缝越扯越大。

“如果一个男生专门给他喜欢的女生亲手做了一桌菜,当然,只是家常菜而已,而同时另一个男生花钱约那个女生去西餐厅吃一顿大餐,这个女生应该选择跟谁去吃饭?”晚饭时,我若无其事地问了露露这样一个问题。

“当然是去吃大餐啊!”露露不假思索地回答道。

“可前一个男生付出了心意,而后一个男生只是出了钱啊。”我对她的答案有些失望,便补充了一句。

“啊?这样啊?”经过我的提示,露露似乎才想到这一层含义,“那就要再考虑一下了。”

“还要考虑?前一个男生就那么不值得交往?”我急了。

“也不是啊,家常菜天天都能吃,可大餐又不是经常能吃到。”露露夹了一块红烧牛肉放进嘴里,嚼了几下然后回答道。

我心里突然有些难受,赌气般地将菜塞了满嘴,对啊,这桌菜就是我亲手做的,可是没办法,仍然抵不过外面的大餐。嗯,这就是现实。

既然露露一心想的是吃“大餐”,在奥克兰的最后一晚我就没下厨了,这天我的工资刚好到账——一共工作四周,这次只发了前两周,后两周的工资仍要继续等,我把尚未结清的房租补给tracy,余下将近1000纽币,多少挽回点自尊心

于是我在导游书上查了几家位于市中心的西餐厅,准备带露露去好好吃一顿。

结果,到了那几家装修豪华的西餐厅前,露露却怎么都不肯进去,只好退而求其次,我们选了附近一家装修简单的亚洲餐厅,吃了两份无比“昂贵”的盖浇饭,我心情还不错,点了瓶啤酒慢慢喝,露露却有些心不在焉,问她怎么了,她又说没事。我能感觉到,这次旅行对她而言,也是有心理落差的。

露露运气不好,在奥克兰就没遇到过晴天,天总是阴沉着,不时下点小雨,让人心情爽快不起来。吃完晚饭,我们踩着路面倒映着各色霓虹灯的积水往回走,露露依然挽着我的胳膊,靠在我身上。

我跟露露聊着自己在新西兰的所见所闻,在提到西方国家的家庭关系时,我说他们不仅在谈恋爱时都保持财务独立,连婚后也一样。

我还住在猕猴桃小镇te puna时,有一次保洁阿姨来打扫卫生,ada跟保洁阿姨拉家常,得知保洁阿姨家里居然有好几片果园,在当地是富裕大户,她为什么还要辛辛苦苦地出来做这种低薪的体力工作?

保洁阿姨告诉ada,那些果园属于她老公,她的钱得自己赚。ada想了好久都无法理解,结了婚为什么分那么清楚?这不是很奇怪吗?但西方人觉得很正常。

“你觉得呢?”我问露露。

“我不知道。”露露摇摇头,“我只知道在上海,女生花的钱都得男生出。”

“全得男生出?”我突然觉得压力很大。

“是啊,吃饭得男生埋单,出去玩也得男生付钱,这是应该的啊。”露露说得理所当然。

“那女生呢?女生什么都不用出?”我不知道露露有没有察觉她的这句话对我杀伤力很大。

“在上海,家长都是这么教的啊。”显然,露露没有察觉到。

“那……我没有帮你承担这次旅行费用,你是不是不高兴?”我反问。

“没有,没有,我的意思是,如果男生承担得起的话就得男生付,如果男生承担不起就另当别论了。”露露赶紧改口,但改过的说法似乎没有起到缓解作用,反倒让我更难受。

“算了,不说这个了。”我和露露接下来都不知道该聊什么,默默地走了回去。

我和露露的关系一直都不被身边的朋友看好,露露跟我回家过年期间,一个在上海工作多年的女同学见了露露一面,然后私下告诉我,她不觉得我能hold住露露。

原本我心里也有数,但毕竟我比较理想主义,觉得只要我们感情好,其他都不是问题。更何况,她现在大老远飞了半个地球来找我,我还能有什么更多的要求呢?可真正让我没信心的是,那么长时间以来,我和露露从没单独在一起相处过那么长时间,这趟新西兰之行对我们来说是一次考验,能不能通过考验也就决定了将来我们关系的走向。

目前看来,这个开头似乎并不好,我们像是在两个世界的人。

2013年6月15日早上9点半我们要飞去南岛最著名的旅游城市皇后镇,所以我托客栈前台帮忙预约出租车早上7点过来接我们。

6点钟我起床,把行李都收拾好,准备下楼到厨房做早餐前,我把露露叫醒,让她洗漱完毕就赶紧下楼吃早餐,时间不多,今天就别化妆了。

可是等我匆匆跑到隔壁楼的厨房时,发现厨房大门紧锁,因为我们的房间没有卫生间,露露得出门洗漱,所以我将唯一一把客栈钥匙留给了她。平时厨房里有很多住客做饭,太多人进进出出,门不会关起来,但我忘了现在时间太早,厨房根本没有人,门就锁上了。

此时外面下起小雨,客房楼的大门也被我关上了,没钥匙也打不开,我进退两难。心想,露露应该过一会就下来,我便耐心地等在厨房门口。

等过了6点半了,露露迟迟没有出现,我给她打电话(露露前两天办了新西兰的手机号),一直没人接听。终于,固执地化了妆的露露不慌不忙地来了,帮我打开厨房门,我当时懒得理论,慌慌张张跑进厨房去做早餐。

眼看已经7点钟,露露仍在不慌不忙地吃着,我很着急,在人力成本很高的新西兰,出租车司机不会白白等你。我一面催促露露,一面将可以收拾的餐具拿去清洗,忙得焦头烂额,可露露依旧不慌不忙,这让我气不打一处来。

“已经7点钟了,你能不能快点?”

“不是才6点40吗?催什么催?”

“6点40?你在哪里看到的6点40?”

“微波炉上的时间啊。”

我匆匆跑到门口给出租车师傅打招呼,生怕别人等不及就开走了,接着又匆匆跑回房间将行李全部搬下来放进出租车,等露露吃完早餐已经7点一刻。去机场的一路上,雨下个不停,窗外的街景变得扭曲不堪,就像我的心情一样复杂。

到了机场,出租车师傅暗示我要付迟到费,我就多给了他5纽币。虽然钱不多,但这是原本没必要的一笔支出,对于打工旅行的人来说,赚钱不容易,5纽币也是能省则省,当然,露露不可能体会这种心情,她其实是来“度假”的。

“不就是5纽币吗?看你急成那样。”露露说完,拉着行李箱扭头就往机场出发大厅走去。

-未完待续-

【更多精彩旅行故事】

关注"liu小顺"微信公众号:lxslvxing(←长按复制)并回复关键词【目录】即可获取全部文章目录。

liu小顺(微信公众号:lxslvxing)

人生不需要太顺,小顺就好。

   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相关信息感兴趣: